站內搜索: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石首要聞
在戰疫一線詮釋愛情最美的樣子
石首市人民政府網 | 發布時間:2020-02-28

“爸爸媽媽,我都快忘記你們長得么子樣了。”三歲的兒子嘟喃著嘴角,奶聲奶氣的在手機視頻里說著。這個時候,李斌、程錫群夫婦的眼角雙雙含著淚。

兒子太小,不懂外面的世界,更不知道什么是新冠肺炎,只知道好久沒有看見爸爸媽媽了。“我好想你們呀,快回家吧”!這一聲嘟喃的童音卻讓身在抗疫一線的夫妻倆百感交集。他們又何嘗不想回家,不想自己的孩子呢?

李斌是石首市天鵝洲生態旅游經濟開發區紀檢工作人員、沙灘子社區黨支部第一書記,程錫群是石首市第二人民醫院門診輸液室護士長。除夕當日,夫妻倆各自接到單位通知,趕赴疫情防控一線。此后,他們就再也沒有回過家,夫妻倆也沒有見過面。

其實,夫妻倆上班的地方相距不過10分鐘車程。可由于工作忙,直到2月26日中午,借著到鎮上為社區居民們采購物資的間隙,李斌才匆忙與妻子見上一面。

石首二醫發熱門診大樓前,夫妻倆不敢站得過近,更不敢擁抱和親吻,只是朝著對方微笑。看著妻子被防護服裹得嚴嚴實實的嬌小身體和那張被口罩遮擋得看不清楚的臉,李斌心里格外不是滋味。“黑了,廋了,白頭發多了!”望著丈夫那張憔悴的樣子,程錫群的心里同樣五味雜陳。

在疫情防控一線戰斗一個月了,他們甚至都沒有機會拍一張合影。乘著好機會,身邊的同事慫恿著給夫妻倆來一張戰地“婚紗照”,妻子程錫群靦腆的同意了。于是,小男孩從奶奶的手機上,看見了那張“奧特曼媽媽”和“紅袖標爸爸”在一起的照片。

要說李斌,確實不容易。縣市合村并組中,有著396戶1328人的原溜口子村和一條住著96戶328人的老街合并組建了沙灘子社區。社區雖然不大,可情況復雜,特別是移民多,有河南的、湖南的、江西等省的移民,也有武漢、黃岡等本省的移民,加上這里的原住民,簡直是“五湖四海”的居民。去年9月,幾名社區干部集體辭職后,本就矛盾重重的沙灘子社區各項工作一度“停擺”。

考慮到李斌作為一名紀檢監察工作人員,政治素質好,又是本地人,能說湖北湖南兩省的方言,在群眾中有一定威信。組織決定讓李斌臨危受命到沙灘子社區擔任第一書記。2019年11月25日李斌到社區報到。他迅速在社區的年輕人中武裝了6名個人素質較高的無職黨員,擔任實習社區干部,臨時組成班子。手把手地教,言傳身教地帶,好不容易等到社區里的工作稍見起色。沒有想到,新冠肺炎疫情突如襲來。

新班子能否帶領社區居民們打贏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一開始,李斌的心里也沒有底。社區里42名黨員有一半常年不在家,還有15名黨員年齡過大,身體狀況也不好,根本沒法參加疫情防控工作。春節前,社區有36名武漢返鄉人員,還有幾百名從外地回家過年的人員,住得又特別散。

疫情宣傳、防控排查、社會維穩、物資保障等每項工作都需要有人去干,兩個省道的卡口也需要有人帶隊24小時值守,單靠6名實習社區干部根本忙不過來。“一開始的時候,真是愁死我了”李斌說。

最著急的時候,新聞里習近平總書記的一句話,讓李斌仿佛突然開竅了。抗擊疫情,是一場人民戰爭,我何不發動社區居民們參與進來呢?

說干就干,李斌通過社區的大廣播,組織發動居民們自己成立社區護衛隊。好在經過前2個月的工作,居民們對新的社區班子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信任,大家紛紛響應。村里6個身體素質較好的無職黨員,4名入黨積極分子,還有22名民兵和志愿者先后報名,一起加入到疫情防控隊伍中來了。

為了讓隊員們快速進入狀態,李斌每天都開著車滿社區轉。卡口執勤管控到位沒有,體溫測量上報了沒有,重點人員信息摸準了沒有,居民生活保障到位了沒有,藥品采購回來了沒有......每一項工作,李斌都要來回督促檢查好幾遍。等到所有的工作都眼見為實了,才回到宿舍的簡易小床上瞇一會。

沒有假期,沒有周末,就連除夕夜和大年初一,李斌都是在工作崗位上度過的。剛剛過去的這一個月,他經常一忙就是深夜十一、二點,根本沒有與家人團聚見面的時間。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沙灘子社區沒有一例確診或疑似新冠肺炎病例,成了真正的“無疫社區”。但李斌不敢松懈,還是24小時守在崗位上。“疫情不退,我不能退,社區小兩千人的健康安全壓在我身上,確實不敢歇口氣!”李斌說。

李斌在疫情防控一線堅守的同時,程錫群也同樣戰斗在護士長的崗位上,無暇顧及家里的兩個孩子。大女兒馬上面臨中考,兒子又太小,全靠奶奶一個人照顧。疫情發生后,程錫群堅守在石首市第二人民醫院的導診臺、發熱門診和輸液大廳也已經一個多月了。

平時上班,經常遇見有發熱病人,科室里的年輕護士害怕,程錫群就帶頭上。導診、輸液、執行醫囑、上報資料......每一項工作她都親力親為。“誰不害怕呢,但作為科室的護士長,再危險我也要頂上去。”

話是這樣說,程錫群也擔心家人感染。在醫院上班后,她就再也沒有回過家,一邊上班,一邊獨自在醫院附近的娘家找了一個房間自我隔離。夜深人靜的時候,她一個人也想了好多。“最愧疚的,是兩個孩子和年邁的婆婆。”程錫群說。

沒有國,哪有家。沒有大家,哪有小家!我是黨員,我先上。我是護士,我先上。戰疫讓李斌、程錫群從夫妻變成了戰友,他們在各自的崗位上互相勉勵、互相支持,在與病毒的戰斗中,詮釋著愛情最美的樣子。(記者車榮華) 

打印| 關閉
0
广西体彩网-首页